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指向你的刀锋 91

时间:2019-10-29 14:06:27
指向你的刀锋 91

  卡拉沼泽之外。
  一个人形的蓝光物体缓缓漂浮在地面之上,他看起来像是一块巨大的圆柱形石雕,石雕上刻满了缘故的符文,通体挂满了锁链。石雕的的头部、以及从石缝里露出的四肢均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那头部眼前两点明亮的白芒里闪动着未知的光景。
  “真是个麻烦的丫头……”
  “石雕”喃喃自语着,发出悠远低沉的声音。
  随着一阵极其汹涌澎湃的魔法波动回荡在他周身,他缓缓抬起了散发光芒的“右手”,遥指苍天。顷刻间,一小处的天象竟然发生逆变,澎湃的奥术能量在暗云中翻腾。
  卡拉沼泽的某处荒野。
  希瓦娜蹲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庞,缓缓的颤抖着身体。不明所以的黄斑兔蹲伏在她身边,似乎是感受到从她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压,一动不动的缩在草地里。
  “我是……”她神色恍惚的自言自语着,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撼中回复过来。
  “不必因此而难过或诧异……一切都早已注定。”那声音似乎是在安慰她。
  就在此时,一道蓝白相间的雷电光柱从天而降,轰鸣声响彻了荒野,在落地的瞬间炸裂闪起无比耀眼的白光,随即化为浓厚的魔力元素消散。
  希瓦娜抬起头来,看到那光柱消尽之时,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裂缝出现在地面上,裂缝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在那之后则是另一面光景——
  与卡拉沼泽的荒野相同,但却布满坑洼和裂坑,那边正是现实世界。

  “嗯~~嗯!”黄斑兔嗅了嗅鼻子,高兴的朝那个发光的裂缝冲了过去。
  ——那里是?希瓦娜闪烁不定的眼眸里满是疑惑。
宝服用托吡酯片会影响智力吗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希瓦娜,快趁现在……”那声音说道,“逃出去……”
  “出去?可是我……”希瓦娜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还因为刚才的所发生的而犹豫不决。
  “你不是有……想要保护的人吗?”那声音增加了几分厉色,带着教训的意味。
  嘉文!这两个字突然而然的浮现在她心头,但这正是她犹豫的所在。
  一想到那个高大的身影,希瓦娜就感觉心中愈加的颤抖,她觉得自己辜负了他的希望。他明明认定过自己不是魔女,然而通过那声音在刚才所叙述的事实而言,自己在本质上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如果希瓦娜这个时候再去找他,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他。
  “那就不要怀疑自己……也不要迟疑……想做的事情就毫不犹豫的去做。”
  听着神秘声音的教训,希瓦娜愣愣的那黄斑兔撅着短短的尾巴蹦蹦跳跳的冲进裂缝。

  “生物最重要的不是外在,也不是本质……而是主宰其一切思维和行动的心灵。”那声音轻柔的说道,像是循循善诱一般。
  ——心灵?希瓦娜瞪大了眼睛。
  “你的心灵坚强而美好,就像你的母亲一样……”
  那声音到后面越来越低,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成王之人必定要拥有包容万物的胸怀,倘若那个年轻人是真正的皇者……那他绝对不会厌恶你,无论你的本质是什么。”
  希瓦娜的迟疑在声音的劝说下渐渐消解,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就快去吧……他现在……”那声音逐渐虚弱。
  尽管还带一些忐忑不安,但少女的眼神已经比起之前坚定了更多。
  “正处于危险之中。”
  希瓦娜愣了一下,嘴唇轻动,然后她踏步飞快的冲向那条裂缝。
  ——等着我……
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羊癫疯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她咬紧牙齿,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快要消失的蓝光裂缝。
  ——嘉文!!!

  卡拉沼泽的荒野。
  躺在地上的拉克丝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触动自己的脸庞,湿湿的、软软的、又有略微粗糙的微刺感。
  “呃?”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只肥硕的黄斑兔匍匐在自己的脑袋前,正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自己。
  ——麦片!!!她差点叫出声来,张大了嘴巴。
  “你醒了?”惊喜的声音响起,拉克丝瞪大了眼睛侧头看去。
  “哥哥!!!”她欣喜的叫道,虽然眼前的男子看起来全身血污,但是神色极佳,看来刚才的他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
  “太好了……”盖伦也如释重负的微笑着。
  卡特站在他们旁边,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诡异的蓝光裂缝,眼下趴伏在拉克丝脸庞的黄斑兔就是刚刚从那裂缝中跑出来的,这让她不禁留意了几分。
  ——那裂缝……似乎快要消失了。
  她看着那渐渐消弱的蓝色光芒想道。

  “啪嗒!”轻微的踏地声响起,卡特的眼神出现了变化,又有其他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盖伦和拉克丝听到了动静,也都朝那边看去。
  此时,那裂缝里跳出来一名少女——
  棕色短靴踏地,身穿简朴的布衣的希瓦娜挺直了身子,一头酒红色长发随风狂舞。
  希瓦娜注意到附近,周围经过剧烈战斗的场地明显跟之前不太一样了,这让她的心中更感到一阵阵担忧。
  她朝这边扫了一眼,暗金色的瞳孔散发着慑人的光芒。
  本来想要说话的卡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她感到一股无言的恐惧涌上心头,漂亮的脸庞上浮现出惊愕的神情。
  ——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被她微微扫过一眼……就感觉难以呼吸?
  少女转过头去,目光朝丛林处停驻了半刻,然后她便踏步跑去。
  “那个少女好像是……”卡特低声,看着那渐渐消失在丛林里的身影。
  “她是嘉文的同伴。”盖伦说道,他也刚刚从之前的震慑中缓过神来。
  “刚才的那是什么?”卡特注意到盖伦的表情,她发觉那种奇怪的情绪并不是只在自己一人的心中滋生出来。

  “那是……与‘自然亲和’完全相反的特殊属性——‘主宰之威’。”拉克丝抚着怀抱里瑟瑟发抖的黄斑兔,表情凝重的说道。
  “类似于食物链高端的动物对低端动物所持有的、自然而然的恐惧效果。据说武者和法师将自己的技艺修炼到极致,就可以拥有类似这种恐惧效果的能力,人们称之为‘宗师之威’。但是还有一种传说中的生物,他们与生俱来就拥有这种特技……”
  随着拉克丝的解说,盖伦和卡特也渐渐回忆起以前所听说过的只言片语。
如何治辽癫痫病有效果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他们就是龙族,他们的‘主宰之威’还有一种特殊的称谓……”
  拉克丝顿了顿把目光投向希瓦娜消失的丛林,接着说道。
  “‘龙威’。”
  ——“龙威”吗?卡特想起了之前面对黑龙的时候,心中也产生了类似的感觉,这不禁让她产生了赞同的想法。
  “可是显而易见的……那个女孩儿并不是龙啊……”盖伦诧异的说道。

  “也许她是强大的武者或法师。”卡特托着下巴,在一路上她也没有看到希瓦娜有什么出众的表现,也许那只是深藏不露?
  “很有可能。”盖伦点头赞许。
  “哥哥,接下来我们做什么?”拉克丝站起身来,抖落衣服上的草屑。
  “她似乎知道些什么,我们跟上她。”盖伦呼了口气,拎起暴风大剑。既然希瓦娜出现了,那么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也许和嘉文有关,他不能坐视不管。
  “卡特琳娜小姐也和我们一起吗?”
  盖伦转头看向卡特,投去询问的目光,卡特迟疑了数秒也轻轻的点头。
  ——也许泰隆也在那丛林之中。她想道。
  “那好,那我们出……”盖伦说着。
  “先等我一下,”卡特突然打断盖伦的话,朝着前方不远处看去,那里有一把拳刃静静的躺在地上,闪闪微光。

  “我有重要的东西要带着。”她说道,然后朝那儿走去。

  丛林深处。
  趴伏在魔法阵上的黑色巨龙神色不定,他张了张嘴,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德玛西亚皇子!!真有趣不是吗?”化作乌鸦怪物的斯维因发出残忍而扭曲的笑声。
  “可恶……”嘉文的身体颤抖不止,无数魔法闪电在他的盔甲间流窜,他的膝盖微微屈下,手中的长矛也越来越握不稳。
  一只紫色乌鸦颤抖着身体悬浮在斯维因身旁,那乌鸦大张着翅膀,嘴巴里喷涌出炽烈的闪电缠缚到嘉文的身上,那闪电在限制他的行动同时,也给他带来无比巨大的痛苦。
  两名随从蹲伏在地上哀嚎不已,他们暂时失去了作战的能力,全身是满是群鸦带来的伤痛,武器也被群鸦们用爪子拖走,躺在斯维因的脚边。
  现在的嘉文几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经过一段激烈而艰险的斗争,他始终无法战胜斯维因。
  “现在的你已经没法灵活的躲开这招了吧?”斯维因大笑着抬起了巨大的右爪,坚硬而布满角质的爪子上一道道绿色魔力波纹流过。
  鸦爪之缚!!!
  从嘉文双脚之下迅速生出巨大扭曲的禽爪,尖啸着伸出并且迅速的合拢,将嘉文的双腿紧紧抓住,锐利的爪尖入肉,本是血污的双腿又流淌出殷红的鲜血。
  “啊啊!!!”嘉文瞪大了眼睛,发出了痛苦的嚎叫。

  随着禽爪的出现,斯维因身旁那喷吐闪电的紫色乌鸦无声消失。
  那长矛终于从嘉文颤抖不已的手掌中滑落,顺着扭曲的禽爪滚到遍布灰尘和血迹的地面上。
  “你总是好运不断,皇子殿下……”斯维因的声音里带着十足的叹息意味,“四次了,你已经四次从我的手掌中逃出生天了。”
  他全身的黑色气焰和绿色魔力迅速消褪掉,乌鸦怪物的外形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他重新恢复为人类的样子。
  “而这一次,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块黑色荆棘状玛瑙,运动手中的魔力驱动咒令。
  “绝对没有……”
  他的眼神冷的可怕,但又那么矛盾的带着炽烈的执着。
  “接受黑焰的吞噬吧!!你这无力的蠕虫!!!”
  斯维因身后的黑龙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神色,他猛然仰起头来,卷起一阵磅礴的魔力和龙威。
  黑色的肢爪在大地上按动,黑色的巨翼向天空张起。
孩子抽搐发烧就是癫痫吗5e5e5;" />  “吼呜呜呜!!!”他发出痛苦的吼叫,喉头里闪耀着浓厚的紫黑色光焰。
  那巨龙的吼声让嘉文感到震耳欲聋;那强烈的龙威让嘉文心神不定;那禽爪的撕裂让嘉文痛不欲生;但他依然挺立在那里,苦苦支撑着。
  因为他到现在还不愿意放弃自己想要去救的人,那个酒红色长发的少女。

  “嘉文!!!”丛林中一个少女的喊声突然响起,但很快又被震耳欲聋的噪音所吞没。
  嘉文注意到了那声呼喊,缓缓转过头来。那两名躺在地上的随从看到了突然出现的人,纷纷露出诧异的表情。
  但是似乎一切都无法阻止斯维因所下达的命令,俯首的黑龙张大了嘴巴,炽烈的魔力元素在他口中涌动,眼看就要喷涌出来。
  “燃烧吧!!!”斯维因大吼着,高高举起了荆棘状玛瑙。
  “吼呜呜呜!!!!”黑龙的口中迅速喷涌着剧烈的火焰,那火焰凝聚成团,极快的朝着前方飞去。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因为这汹涌魔力的波动而变慢了许多。
  然而斯维因却在此刻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因为令人惊异的是,那黑龙在这一次喷出的并不是黑色火焰,而是赤红色的火焰!
  更令人惊异的是,那一股脑儿喷涌了过去的赤红色火焰,并不是朝着嘉文,而是朝着他后面的——
  “希瓦娜!!!”嘉文看到身后的少女的身影,他瞪直了眼睛大声的吼道。

  “哗啦啦啦啦~~~~”炽烈的赤红色火焰宛如被吸附一般,一丁点都没有遗漏在外,尽数涌到了希瓦娜的身体上。她的衣服在一瞬间化作灰烬,她的肌肤被滚动的火焰烧的白炽,她的躯体因火光的笼罩而看不清轮廓,她的酒红色长发被焰影映的耀眼。
  但是她的表情无比坚定,只是眉头微皱,眼神复杂。
  目瞪口呆的嘉文愣愣的看着希瓦娜,忽然想起了关于她作为魔女时的特殊能力——
  不惧怕火焰的体质。
  那团炽烈的火焰就在希瓦娜的酮体上,宛如外衣一般跳动着,尽管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但是她的表情看起来并不自然。
  随着身上火焰中的魔力元素带给自己的刺激,希瓦娜感觉到无边的信息冲击着自己的大脑深处,似乎是要发掘出什么潜藏的东西一般。
  “接受我的洗礼吧……然后觉醒自己的力量吧……”那虚弱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回荡。
  “吼…呜…呜呜……”
  黑色巨龙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勉强,他的表情比起之前更加痛苦,但是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欣慰。
  “你居然……违背了我的命令!”斯维因对此震惊不已,虽然除了眼神之外没有其他大幅度的动作,但他握着荆棘玛瑙的手已经因为用力而鼓起青筋。

  感受到双腿处禽爪的松懈,嘉文毫不犹豫的将那些禽爪挣断,连长矛也顾不得拾起,他转身迈起艰难的步子,走向身后的希瓦娜。
  黑色巨龙的嘴巴里冒着消散的魔力元素,他缓缓垂下脑袋看了斯维因一眼,发出痛苦的低声哀鸣。
  斯维因转眼看向远处的丛林深处,那股强大而神秘的气息越来越靠近了。
  ——杜克卡奥快要接近这里了……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他又转眼看到黑龙身边的魔法阵,微微皱眉。
  ——哼……到头来,还是要做这种麻烦的工作。
  他抬脚缓缓走向黑龙,步伐一瘸一拐。
  ——而且一点也不有趣。
  嘉文靠近了希瓦娜,但是却又不敢向她伸出手,光是站在她的身前,他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
  “你没事吧?”他焦急的问道,完全不顾自己身上还在流血。
  “放心……我没事……”希瓦娜抬起头来看向嘉文,挤出一丝安然的微笑。
  然后当她看到了嘉文的身后时,她的表情突然出现了一丝诧异。
  “嘉文!快阻止他!!”她焦急的大声喊道。
  “什么?”嘉文愣了愣,慌忙回头,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
  斯维因站在黑龙的背上,黑龙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卷起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气流后升腾到空中去,丛林里的树木因强风的作用而纷纷抖动不止。
  斯维因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那逐渐腾空的黑龙和人影,嘉文不知所措。

  丛林的另一处,卡特和盖伦、拉克丝一行人也看到了嘉文的身影,还有散发着炽烈光芒的希瓦娜。在遥远的天空中,更有着在天空中张开双翼的黑色巨龙。
  “哥哥,是嘉文哥!”拉克丝扯动盖伦的衣服,指着前方喊道。
  “嗯。”盖伦点头,准备招手朝着嘉文大喊。
  卡特的表情稍微有点失望,她低头看了手中拳刃一眼,她本还以为能够在这里找到泰隆。
  “你们都没事吧?”一个深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卡特闻声一滞,转头朝着声源看去,她看到一个英俊高大的中年男子从左侧的丛林中走来。那人身穿黑色劲装,面相俊朗,两鬓斑白,一头后竖的黑发略微紊乱,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
  更令人注目的是他怀中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英俊少年,少年双眼紧闭,似乎是在熟睡,他那白皙的身体被稍稍破损的暗红色大衣简单的包裹着。
  “父亲!!!”卡特忍不住发出惊喜的叫声,“还有……泰隆!!!”
  看到女儿的惊叫,男子露出慈祥的笑容。
  “您是……”盖伦猛然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的来人,“马库斯·杜克卡奥将军!!!”

  “……”拉克丝抱着兔子,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鼎鼎有名的杜克卡奥她是听说过的,可是在这个时候亲眼看到本人出现在面前,又使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本人看起来要比传闻中亲切的多啊。
  拉克丝愣愣的想着,然后突然变得脸色通红,捂住嘴巴。
  ——不过……全身赤裸的泰隆……怎么会在他怀里???
  “泰隆他……”卡特微微抬手,不知所措的问道。
  “放心,已经没事了。”杜克卡奥低头看了怀中少年一眼,微笑说道。
  ——那么这么说来,在之前的时候……
  卡特又不禁想到泰隆在自己眼前突然消失的那一幕。如此看来,该是因为父亲出手了。
  转眼前就在眼前消失,并且连一丁点杀气的痕迹都没有残留,那是卡特从来没有见过的速度。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强大,卡特从未透彻的了解过。
  一方面是由于杜克卡奥为了培养出孩子独立自主的性格,而很少出手帮助孩子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
  因此对卡特而言,父亲永远是那么的强大、可靠。看着泰隆此刻安稳的样子,她就隐隐的感觉到一切可怕的问题都不在存在了。心中的那块石头也轻轻的放了下来。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吗?”卡特抬手揉着眼睛,笑着说道。
  “不……”杜克卡奥低声说着,转过头来看向天空中的黑色巨龙。
  “还没结束。”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