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能源外交打出多元组合拳

时间:2019-05-04 18:30:23

中国建材网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政策法规

市场动态

科技创新

分析预测

经销会议

人物访谈

成功案例

企业新闻

项目招标

招标预告

中标公告

建材展会

国内展会

国际展会

其他栏目

图片新闻

视频采访

建材知道

本网动态

商业资讯

 > 市场观察

 > 能源外交:打出多元组合拳

能源外交:打出多元组合拳

2007-07-13 10:23:00

来源:中国建材网

 作者:张 娥  

浏览量:

字号:T|T

2006年,中国的能源外交思维更加成熟,在中亚、非洲、南美和中东等地均有不俗斩获。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访问沙特时提出的“和谐中东”观点赢得了沙特协商会议全体代表长达1分钟的掌声。

胡锦涛在八国峰

2006年,中国的能源外交思维更加成熟,在中亚、非洲、南美和中东等地均有不俗斩获。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访问沙特时提出的“和谐中东”观点赢得了沙特协商会议全体代表长达1分钟的掌声。

胡锦涛在八国峰会上提出的互利合作、多元发展和协同保障的新能源安全观得到了入会国家元首的高度赞同。

温家宝总理访问非洲7国时指出,中国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同非洲国家加强能源领域的合作,只是中非在广泛领域友好合作的一部分,不影响任何第三方。

纵观2006年,中国的能源外交新思维正在成熟定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指出,中国能源外交的出发点是,中国以合作者的姿态,全方位地参与国际能源再分配,追求目标上的各方共赢。 遵循着这一新思路,从南美到中东,从非洲到中亚,中国在能源领域都有了不俗的斩获。

进军土哈 深入里海 

临近年底的2006年12月20日,中国迎来了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同其他几次访华一样,这次纳扎尔巴耶夫与中国领导人谈的较多的还是能源。 

5个多月前的7月12日,由两国元首强力推动的中哈输油管道开始全线商业运营。 

这次纳扎尔巴耶夫前来,中哈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包括中国公司开采哈国境内丰富的油气资源。

早在中哈输油管道建成之初,哈国就曾提出修建天然气复线。11月10日,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天然气业务董事总经理伊萨耶夫首次描绘了中哈天然气管道的走向。他介绍说,中哈天然气管道有两套方案(中线和南线)。伊萨耶夫认为南线是较好的方案,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 伊萨耶夫还透露说,中哈天然气管道一期工程将于2009年完成并投入使用,设计年输气能力为100亿立方米;二期工程将于2012年完成,设计年输气能力达到300亿立方米。

这次纳扎尔巴耶夫前来,专家更猜测中哈输油管道的三期工程有可能成为现实。 现在所讲的中哈输油管道,实际上是它的二期工程,西起哈国境内的阿塔苏,东至中国边境的阿拉山口。

中哈输油管道的一期工程西起哈国的里海边城阿特劳,东至肯基亚克,后者经过中国石油集团购买的阿克纠宾油区。

三期工程就是将阿塔苏和肯基亚克联接起来,从而使中哈输油管道成为一体。如果这一设想成行,意味着中国的触角不仅可以深入里海腹地,而且中国石油集团在阿克纠宾油区获得的份额油也可以更方便地运回国内。 就在前不久,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签署命令,允许中国同土国营地质公司联合勘探该国的一处天然气田。这意味着中土两国的能源合作也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其实,早在2006年4月访华期间,尼亚佐夫就表示,将尽全力推动两国在经贸、能源等领域的合作取得更大成果。 土库曼斯坦计划从2009年开始,每年对华出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相当于中国2005年天然气消费量的一半多。

令人遗憾的是,12月21日,这位被称为“所有土库曼人的父亲”的总统突然辞世,给两国的能源合作带来了变数。

中俄合作 告别摇摆 

要说前苏联地区2006年与中国能源合作进展较快的还得数俄罗斯。这一年,在两国元首的推动下,能源合作一扫前几年的徘徊和摇摆,正式进入实质性的项目落实阶段。一家媒体用“调整到位”这四个字来形容俄罗斯的对华能源政策。

2006年3月21日,俄总统普京率庞大的政府代表团访华,随后双方签署了22项合作文件,涉及能源领域数十亿美元的合作。

中国石油集团与俄罗斯管道运输公司签署了《会谈纪要》,《纪要》中确定,中国石油集团将提供较高4亿美元的贷款给俄罗斯,用于泰纳线中国支线的建设。一个多月后的4月28日,俄罗斯悄悄地开始了管道施工。虽然较后的管道名称已经不能叫做泰纳线,但与中国向往的泰纳线版本基本一致。

中国石油集团还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署了《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这意味着两国谈了十几年的输气管道项目又有了新进展。目前,俄罗斯向中国输气的西线走向基本确定,东线气源也基本确定。 此外,中国石油集团还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署了《在中国、俄罗斯成立合资企业深化石油合作的基本原则协议》。这一协议允许双方互设合资企业,即在俄罗斯境内开展石油勘探开发合作,在中国境内开展炼油销售合作。 这一协议在7个月后的10月16日得到了落实,这一天,中国石油集团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共同出资1000万卢布成立了合资公司,俄中双方持股比例为51∶49。

11月9日,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博格丹奇科夫透露,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中国石油集团计划再成立一家公司,合资公司将在中国建造一座千万吨级的炼油厂。

在此之前的7月,中国石油集团还做了资本运作方面的铺垫,通过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中油国际,投资5亿美元成功购买了俄罗斯石油公司上市发行股票6622.52万股,每股价格7.55美元。 虽然与30亿美元的预期值有较大差距,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王郦久研究员仍用“重大突破”这个词来形容中国石油集团的这次投资行动。

与此同时,中国石化与英俄合资公司秋明-BP在北京低调签署了合作协议。中国石化集团斥资35亿美元,联手俄罗斯石油公司收购了秋明-BP旗下的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96.86%的股份。4个月后,中国石化集团又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署了开展石油精炼和石油分销等业务合作的协议。

秋意渐浓时,国内曾有媒体埋怨普京“春天送出的花,到秋天还没有结果”,现在看,协议中的大部分项目都在进行着。想想前几年磕磕绊绊的进程,2006年中俄能源合作的进展已超出了我们的预想。

中国与中亚和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为能源外交的作用做了较好的诠释,俄索夫林克投资公司分析师萨佩罗夫认为,中俄哈三国在能源领域的三角关系正逐渐形成。

12月7日,专题讨论三国石油合作的中俄哈石油论坛召开,这已是第三届了。

中非合作 友谊靠前 

如果1960年因为非洲有17个国家宣布独立而被称为“非洲独立年”的话,那么2006年注定因为中国外交上的一系列动作—中国外长新年访问非洲6国、温家宝总理访问非洲7国、中国发表《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等—成为中国外交史上的“非洲年”。

2006年1月11日,李肇星把首访的地点选在非洲6国,显示出中国对非洲一贯的重视和友好。 在前一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表示,中国外交部长每年靠前次出访必是非洲,这个传统已持续了十几年。 启程前,李肇星表达了加强中非合作的愿望:“我们希望与非洲国家共同努力,加强包括能源开采在内的不同领域的合作。” 

西方媒体评价李肇星的这一表述“更像是出自负责经济的官员,而不是外交官员之口,但对中国来说,经济和外交就像阴和阳一样紧密结合、辩证统一”。 

放眼2006年,中国的“阴和阳”结合得确实十分紧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近23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在尼日利亚开采天然气和石油的权利,这是迄今为止其进行的较大的一笔国际采购。在安哥拉,两国政府签订了一笔20亿美元的经贸协议,安哥拉将向中国出售石油和石油开采权。临近年末,安哥拉更是一举超过沙特,成为中国的靠前大石油进口国。 当然,在11月3日开始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能源合合肥那个医院看儿童癫痫好作的话题再次成为“热中之热”。两天后通过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07至2009年)》再次描绘了中非能源合作的美好前景。《北京行动计划》指出,中非双方鼓励和支持双方企业共同开发和合理利用双方的能源和资源,中方高度重视在合作过程中帮助非洲国家将能源和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第二部分更是开宗明义:“真诚友好、平等互利、团结合作、共同发展是中非交往与合作的原则,也是中非关系长盛不衰的动力。” 

在非洲大陆,中国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投资者和低价工程开发方案的提供者。除了取消非洲穷国所欠的债务以外,中国同时还提供100亿美元贷款给较不发达的非洲国家,以改善这些国家的经济援助状况。 同时,中国还考虑对非洲的不发达国家出口商品提供零关税优惠;与其他非洲国家分享中国制造的医药产品,抑制非洲疟疾等流行疾病;逐步实施资助至少3万名非洲经济技术人才的训练计划。

一位国际分析家认为:“中国对非洲较有吸引力之处是能够提供免遭国际制裁的政治保护,而对于非洲国家的投资和援助不设诸如政府管癫痫的病因有什么理、财政监督等政治条件,这些都是在非洲的西方公司所不能比的。中国向苏丹提供的便是‘全包裹协议’,包括资金、技术援助以及在联合国安理会这样的国际机构中所具有贵州癫痫病那家医院看的好的影响。”

中沙合作 和谐为上

2006年1月22日,82岁高龄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访华。这是阿卜杜拉2005年8月继位后首次出国访问,也是中沙两国建交15年来,沙特国王首次访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称,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和沙特政府对此次访问是高度重视的。

阿卜杜拉带来了一个包括石油部长纳伊米在内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的大型商业代表团。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一份广泛的能源合作协定和另外4份协议。

在沙特国王来访后仅3个月,中国就迅速回访,表达出积极的回应态度。4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后,飞往沙特阿拉伯。

在胡锦涛主席访问期间,中沙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其中包括中国石化与沙特国营炼油厂沙特石油公司签订的能源框架合作协议。之前一直与中国交往密切的沙特阿美公司也宣布,将在2010年之前,向中国石化每天供应100万桶原油。 对于中沙之间的互访,沙特国际问题专家胡拉加评价说:“沙特视中国为快速增长的稳定原油市场,同时也需要中国在技术方面的支持。”

作为世界石油市场的“巨无霸”,中东一直是美国和欧盟等西方国家的战略盟友。但随着石油市场不断发展,中东开始认识到过分依赖单一市场的风险,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新兴石油消费市场就成为中东尤其是沙特等国的新落脚点。

买方抱团 联手出击

五国能源部长会议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时候,经过求证发现是假新闻,而当这条消息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时候,五国能源部长却又坐在一起了。

12月16日,中国、美国、日本、印度和韩国五个主要能源消费国的高级能源政策官员在北京举行会议,此次会议是中国首次承办这类多边能源会谈。

上述5国占据了全球石油消耗总量的50%,以前5国各自为战,甚至互相抬价,结果两败俱伤,吃亏不小,是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会议上,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倡议,中印日韩美五大能源消费国应支持相关企业联合投资第三国的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与“单兵作战”相比,“团购”的份量自然会大些。

其实,5国中的中国和印度已经在联合投资方面做了不错的示范。9月,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与中国石化联手,竞购了哥伦比亚一油田50%的股权,双方各持一半。这已是第二次成功握手了,此前,两家公司成功竞购了叙利亚的石油资产。

外电评价说,中国举办的这次会议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向其余4大石油消费国表明,中国新增的石油需求不会同它们的利益发生冲突。这一目的显然达到了,参会的美国能源部负责能源政策和国际事务的助理部长哈博特就表示,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不会动用能源储备操纵油价。

当然,即使如此,中国也要时时防备花样翻新的“中国能源威胁论”。针对中国在非洲的能源伙伴,美国拟定了一份包括尼日利亚等在内的“要对付的黑名单”。华盛顿的一些分析人士已开始谈论将中国与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联系在一起的“石油轴心”。 有消息说,英国军情六处较近在网站公开招聘懂普通话的间谍,以准备在中国展开石油外交时进行监视。 这一招倒是够可以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