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英雄联盟之我为解说 05

时间:2019-10-29 18:57:23
英雄联盟之我为解说 05

第六章

英雄联盟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叫压而不杀,意思就是将对方打残迫使他只能回家补给不然就面临被杀的局面,可回家却又要面临着亏兵亏经验的尴尬,所以这一招在对线时很是有效。

但凡事都有例外,每一名英雄加上被动一共有五个技能,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召唤师技能,当你和敌方对拼时用掉了这两个技能哪怕是其中一个,那这种压而不杀的做法很明显已经不适合你了。

自己在之前已经交了点燃,而只是换掉了对方手里的一个闪现,对方点燃还在,如果让他回家补给,那重新回到线上装备势必要领先仅有出门装的自己,到时候局面肯定不太明朗,所以这个时候自己只有选择杀戮!

迅速清掉敌方小兵升到三级秒升了E技能“横冲直撞”,兵线大举压进冲进敌方防御塔下,眼见着石头人回城的时间也就还有一两秒的样子,陆杨的食指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闪现。

“嘭!”

身形消失在原地瞬间出现在石头人的面前,W技能眩晕住石头人打断他的回城,重置普攻一刀砍在石头人的身上后E技能施展手握大刀的身形猛然窜出带走了石头人最后剩余的血量。

First blood!”

由于自己先前是闪现进入了敌方的防御塔下强杀掉石头人,致使自己承受了防御塔高额的伤害,血量已经不足五分之一,再次施展E技能的第二段位移离开防御塔的攻击范围,看着对方再次涌上来的小兵,陆杨并没有选择立即回城。

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羊癫疯的医院m;">开什么玩笑,眼前这么多小兵不搜刮一下挣点外快那怎么对得起自己,谁会嫌弃口袋里的钱多呢?

“喝!”

然而就在陆杨愉快的断着兵线搜刮小兵身上的钱财之时,一声暴喝从下方草丛内突兀般传出,一道声波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陆杨的身上,接着一只四十三号大码的脚丫子眨眼间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卧槽,对面的打野盲僧!

西安有没有正规的医院治疗癫痫病:28px;line-height:1.75em;">心中猛地一震,然而再想做出什么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刚刚自己断兵线时已经交了所有技能,前期盲僧的爆发和雷克顿算是不相上下甚至有略高于的迹象,陆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用一块红布蒙着眼睛从草丛里窜出的臭脚男一脚生生踢碎了自己的心脏。

这个事情告诉了我们什么?千万不要在断兵线时把技能全部扔掉,否则草丛会告诉你什么才是最后的归宿。

在泉水里重新复活,扫了一眼口袋里满满的金币,果断又重新补了两把长剑和一个侦查守卫,至于布甲或是什么红水晶的防御装那都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打这种局陆杨坚信一个道理,你出防御装就表示你认怂了,你认怂就说明你打不过对面,堂堂一个荒漠大屠夫口袋里不多带两把菜刀反而是买了一身铠甲,多掉价啊!

从基地里出来,看了一眼野区,见自家打野剑圣正在艰难地打着蛤蟆,出于友情的考虑,陆杨在野区帮着剑圣打掉了蛤蟆之后才重新回到了线上。

礼尚往来也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刚自己帮着剑圣打掉野怪,为了表示感谢剑圣并没有选择再去刷野,而是蹲在了上路河道位置的草丛里。

“居然没买装备?你是瞧不起我的输出吗?”又是一波兵线在上路位置碰头,看着缓缓出现的石头人,鼠标习惯性的点开他左上角的属性界面,在看到石头人的装备栏里还是安静的躺着出门的那个水晶瓶之后陆杨有些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无极之道在我的内心延续!”

还未等内心充斥着不满的陆杨做点什么,一声沧桑如看破红尘般的感慨之声从上路河道草丛里传出,一道手持长剑的身影直接冲向了站在自己小兵堆里打算猥琐补兵的石头人。

“迎接浩劫吧!”

自己的队友已经冲了上去,那自己肯定没有干看着的道理,暴喝一声E技能施展身形窜出,由于剑圣的身上挂着红BUFF的灼烧和减速效果,致使石头人向后退去的速度异常缓慢,成吨的伤害打在石头人的身上,看着石头人的血量狂掉仅剩一个血皮,陆杨潇洒的一刀挥出直接抹了石头人的脖子后再次将其斩杀!

前期建立的优势已经将石头人完全杀崩,而全部出了输出装的陆杨此刻如同暴君一般统治着召唤师峡谷的整条上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完全不讲任何道理,在比赛进行了二十八分钟时由于自己的牵制使得敌方五人全部涌向上路包抄自己,虽然自己身死,但队友也同样轻松地拿掉了敌方中路和下路的全部外塔加一座高地水晶。

再次复活的陆杨依旧在上路称王称霸,而己方四人已经抱团中推,没有丝毫意外,这种典型的四一分推战术直接摧残了敌方最后的防线,迫使敌方五人全部选择了投降。

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看着电脑屏幕上在自己血腥杀戮下的辉煌战绩,陆杨心情大好的再次开始了下一场比赛。

……

“打完了么?定到什么段位了?”凌晨三点,兔子终于录好视频并解说完上传到了网站上,从厨房泡了两碗泡面端进工作室,看着在电脑面前一动不动的陆杨随口问了一句。

“怎么了,打一晚上游戏打傻了……”发现陆杨并没有任何反应,将泡面放在桌子上有些诧异的把脸凑了过去,在目光看清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网页新闻时,兔子心中猛地一震。

“原JH战队辅助风翼宣布退役并表示不会再打职业电竞……”

风……风翼,这不是陆杨的游戏ID吗?

同一时间,上海南京路某酒吧的卡座内,秦戎面色绯红的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空空如也的酒瓶,坐在一旁的张风皱着眉头看着已经明显喝醉了正不停说着酒话的秦戎不知在想些什么。

“疯子,你知道么,我和他处了这么长时间,他从未骗过我!”伸手拿起手里的酒瓶猛灌了一口,秦戎目光迷离的看着张风接着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游戏对他就那么重要!他们战队说要训练,我一周都不见他人影,去各地打比赛,我只能在家里自己一个人数着日子盼他回来!其实这些我都可以忍,但为什么这次他要骗我,为什么!”

“可能他有自己的苦衷吧!别喝了,你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眼见着秦戎死死握着酒瓶还打算往嘴里灌,张风急忙伸手抢过酒瓶劝慰着说道。

“回家?呵呵,我这死样子回家会被父母骂死的吧?本来我和他处对象我家里就不同意,因为他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我父母也说一个只知道打游戏的男人能有什么前途?我是忍受了多大的压力才和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吗?”

听着最后秦戎完全吼着说出这番话后,张风想了想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劝慰一下秦戎时,秦戎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见秦戎没有注意到,张风以为是谁发的短信便拿起手机扫了一眼,赫然发现原来是秦戎手机里一个叫掌上英雄联盟的软件发送的消息推送通知。

“原JH战队辅助风翼宣布退役并表示不会再打职业电竞……”

风翼,这名字好像听谁提起过?

有些狐疑的想了想,张风随手关掉了秦戎的手机站起身架起秦戎准备送她回家。

……

“居然不是被开除,你们战队这么人性化?”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字样,兔子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应该是以沫跟战队求的情吧?呵呵,宣布退役,还真是讽刺呢!”苦笑了一声,心中虽然落寞但这也算最好的结局不是吗?如果真的告诉了所有人那种曲解的事实,自己是因为破坏队内关系而被开除,那带着这种污点自己想要转行做解说也会很困难的吧?

“行了,别纠结了,反正也不打算打职业了,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呗!回家的机票我给你定好了,中午十二点的飞机,你先去睡一会,话说你到底定到什么段位了?”

“十场全胜,轻松黄金五,等回家我再把段位打高点!”站起身抻了个懒腰,陆杨关掉电脑上的页面接着说道:“你把你的解说视频给我下载到手机里,我回去的路上看,虽然你不是很火,但毕竟也在这个行业混了很长时间,我还是能学到点东西的!”

“滚犊子,老子的视频向来点击量轻轻松松破十万,而且下方留言也就百分之七十是骂我的!”脸上瞬间洋溢起骄傲的神色,兔子说完后还故意甩了甩头发。

“啥?百分之七十?大哥,这种数据你也好意思跟我炫耀?”白了兔子一眼,陆杨完全没有发现兔子的骄傲点在哪里,难道被这么多人骂也算是人气火爆的一种?

“你懂个屁,这年头在网上能有百分之三十是捧你的已经可以烧高香了,中国网络自古多喷子,等你到时候做解说发完视频你就知道了!”

“行,你看着弄吧!我先去睡一会,记得叫我!”对于兔子的话,自己倒不是很担心,因为先前打职业的缘故,自己是凝聚了不少粉丝的,虽然这年头存在着很多什么粉转黑的情况发生,但想来真爱粉还是有的吧?

恩,能比兔子高那么百分之十就可以了,自己一向要求的不是很高。

站起身走出工作室,扫了一眼已经被兔子收拾干净的客厅,陆杨打了个哈欠躺在沙发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无论他身处何方,心中对于故乡总归还是有着一丝眷恋,自己当初高中辍学投身职业电竞跟随战队来到上海这座城市,已经足足三年没有看到家乡的风景了。

当飞机抵达大庆市机场,此刻正值年关,也是东北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刚一下飞机在感受到家乡那熟悉的的温度后,陆杨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自然的笑意。

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病好至于为什么回家,很简单,仅仅是在遭受了打击后想单纯的换个心情而已。

坐在出粗车上,看着窗外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一股浓浓的乡情在心中荡漾,仿佛一瞬间褪去了内心中的所有疲惫,剩下的只是再次踏上故乡土地的激动之情。

出粗车在大庆市区的一处住宅小区停下,看着眼前已经显得有些陈旧的楼盘,陆杨长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颤抖的手按响了楼下单元门302的门铃。

“杨……杨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