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

时间:2019-10-29 16:27:11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

第一季回顾:
自从小黄毛EZ上了阿狸之后,便踏上了旅途。先是拯救了冬之爪部落,结识了女王瑟庄妮,然后来到皮尔特沃夫,接受了大头黑默丁格给他的任务——前去暗影岛。哪知被伊莉丝抓住之后,面对的竟然是阿狸的死亡。悲愤的小EZ到处寻求帮助,最后在预言家伊莉丝和奈德丽的帮助下令阿狸复活。

前言:

嗨,大家好,我是伊泽瑞尔。
过去的5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事情。
先是可卡奥将军的失踪,泰隆好像很关心的样子。这轰动了整个诺克萨斯。接着就是斯温推翻黑色玫瑰的统治,自立为君王,并和艾欧尼亚开始交战。整个大陆的格局变成了德玛西亚、艾欧尼亚、皮尔特沃夫、班德尔城同盟,诺克萨斯和祖安同盟。目前嘉文四世和凯特琳越走越近,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在缓和两国关系,就像我和拉克丝一样。这样的交好是必要的。
阿狸的那件事也时刻提醒我,我现在到处游历,结识了很多的伙伴(比如什么瑞兹啊、卡萨丁啊、塔里克啊……),自己的能力也在不断的提高。在恕瑞玛我拾到了一枚能量碎片,我的力量也来自那里,我现在可以使用奥术。冰脉护手我已经把它解封,并且可以灵活运用,这使我的战斗力又向上提高了一点。

说到阿狸,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灵魂力量变得十分强大,内丹也可以当做武器使用了。但是只要她能保护自己就好。
崔斯特那个逗比被伊芙琳甩了,现在他被曾经一起捡过肥皂的好基友格雷夫斯追杀。
劫背叛了影流,很难想象这个温儒尔雅的男孩子长大了这么凶残,还灭了慎满门。什么仇恨……
艾希部落和瑟庄妮部落关系异常紧张,在这紧张之中艾希还悠闲地和泰达米尔结了婚……
好了不说了,我要踏上旅程了!

第一章 新的开始
皮尔特沃夫的阳光还是那么的明媚,温暖。伊泽瑞尔不禁开始感慨时光的飞快,自己已经20岁了,今天则是他的生日。
阿狸穿上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挽着他的手。狐族就是不同,5年过去了,她还是如同当年那样的清纯,走在街上和伊泽瑞尔不怎么像是一对璧人,而是兄妹。
“再过几年我就更像你父亲一般了!”伊泽瑞尔微笑着抚摸阿狸的头发,走着走着,就看见了一个逆光的成熟背影。
“凯特琳!”伊泽瑞尔高兴的喊道,见高挑的凯特琳在远处转过头,便欢快的招了招手。凯特琳手上还是那把阻击枪,她热爱这项运动——和犯人捉迷藏。她缓缓走近,脸变得清晰。
“伊泽瑞尔,多年不见。”凯特琳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御姐,她每一次的阻击,都成了经典。
“好久不见啊…………”
“阅人无数的小黄毛又在勾搭妹子咯!”天空飞过一枚火箭,那是金克丝的标志。
阅人无数……伊泽瑞尔尴尬的看着身边的阿狸,后者只是毫不在意的修着自己的指甲。
【“你喜欢怎么就怎么,男人年轻都这样。”阿狸在某个伊泽瑞尔晚归的夜晚,平静的说道。】

“这搞破坏的丫头竟然还记得你的生日。”凯特琳无奈笑道。她似乎已经忘记了那天晚上的告白,时光让她的声音变得冷艳起来,越发有韵味,不再是小时候的清脆了。

“小黄毛!”金克丝站在高楼上俯视着伊泽瑞尔,眼里满是不屑,“还是皮尔特沃夫的妹子好所有就回来了?”她扛着鱼骨头,纵身跳了下来。
“皮尔特沃夫的妹子……”伊泽瑞尔先是打量着她戾气的脸,然后目光下移……“她们没这么平。”这么多年金克丝虽然长高了一点,但是胸还是平平的。
“哈?小黄毛,你懂不懂?平胸方便在各种地方作战!哪像那个巨乳凯特琳,还担心走光!”金克丝不屑的向凯特琳竖中指,“酒吧泡妹泡傻了吧!”
“你找死吗?”凯特琳的脸阴沉下来,枪管指着金克丝的眉心。
“谁怕谁啊笨蛋!”金克丝大笑起来,手已经移到鱼骨头那儿了。
“哎哎别吵。”伊泽瑞尔尴尬的推开就要掐架的两人,“我可不希望在我的生日宴上有死人啊……”
“说道生日宴……小黄毛!我们吃什么!”金克丝立马两眼发光,扑在伊泽瑞尔的怀里,“快说快说!”
“……”阿狸幽怨的看了欢喜的金克丝。

生日宴上
“锵锵!来让这场聚会更加好玩吧!”金克丝将提枪就射,打破了三个气球。
“和我比枪法?”凯特琳冷笑,端起阻击枪点射。
“那个……宴会厅是不允许用枪的……”阿狸看着杀意已决的两人,有些无奈。
“伊泽瑞尔,都20了啊。”崔斯特一下子从后面搂住伊泽瑞尔,“赶紧找个妹子凑合过了,光辉女郎怎么样?最近你和她绯闻挺多。”
“呵呵……”伊泽瑞尔白了他一眼,他深知自己的损友是多么的最贱,“比你好,逗比。”
“那个女人太变态了,是个男人都怕。”崔斯特抽出一支劣质烟,到处找都没找到打火机,“你有打火机不?”

“没,我不抽烟的。”伊泽瑞尔走向正在和凯特琳吵架的金克丝,拍了拍她的肩,“金克丝,借一下打火机。”
“哈?”金克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不是说吸烟不好嘛,我就不吸了。”
那找谁借?
“阿狸,你不是有狐火嘛,点一下怎么样?”
“哈?”阿狸嘴角抽了抽,但是还是把尾巴翘起来,凝聚出妖异的狐火。崔斯特不老实的视线在她的胸前扫来扫去,最后感叹:“我靠,你也能勾搭到这种极品?”
“呵呵……”

“伊泽瑞尔。”一个低沉的男声在伊泽瑞尔的身后响起。
“卡萨丁?”伊泽瑞尔转过头,一个黑发,比较沧桑的男子牵着他的夫人微笑着看着他。
贵阳专业癫痫病医院?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 />“成人了,要懂规矩。”卡萨丁嘱咐道,“这是我的夫人。”
“都结婚了?不告诉我?”伊泽瑞尔坏笑着用胳膊肘捅了捅卡萨丁,“生活很幸福的吧~”
“承你吉言,差不多。”卡萨丁没有因为这种玩笑生气。
碰!
大门被一只壮硕的猪撞开。
“王妃!”瑟庄妮变得更加强壮了,她抱起伊泽瑞尔转了个圈【……】,“几年不见,想本王不?”
“……”伊泽瑞尔早就口吐白沫了。
“问你话!别装死!”瑟庄妮正要一巴掌抽上去,金克丝拦住了她。
“喏,这个给你。”金克丝递给瑟庄妮一只手雷,“夹他!”

“用我的!”凯特琳不甘示弱的把夹子取出来,“这个比手雷厉害!”
“什么嘛!”奈德丽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用我的捕兽夹!上面有倒刺!爽爆!”
“费什么话!”瑟庄妮鄙视的看着那群女人,“愚昧,直接全夹上去就行了啊!”
“好提议!”
自求多福吧……阿狸同情的看着伊泽瑞尔。

番外 喜闻乐见泰冠希

自从几年前的锐雯在那个地方救了被殴打的泰隆之后,他们就一直相依为命。两个孤儿日子很是清苦,要不是锐雯力量超于凡人,保护着泰隆不受欺负,泰隆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在泰隆十二岁那年,他就开始做一名杀手。锐雯对此很是反感,但是迫于生计,她也只能默认了。
又一次的刺杀,泰隆失败了,看着剑尖刺向他自己的时候,他是显得那样从容。
锐雯站出来,为他挡下一剑。由于他们太穷,去不了医院于是近几个月里,受伤的锐雯只能卧床,否则伤口要撕裂。
“今天是情人节吗……”锐雯躺在床上,手上捧着一本污迹斑斑的日历,这是在富家人的垃圾桶里翻到的,记得母亲曾经说过,情人节就是她的生日。她吃力的坐起来,环顾四周,简易的帐篷里空空荡荡,看来泰隆又出去了。“没人记得我的生日啊……妈妈……”锐雯想到她的家人,小声啜泣起来,她就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诺克萨斯城,剥夺了穷人的权利。
今年的雪……特别白……
锐雯抬起头,她不需要走出房门,因为这本来就是露天的,萧瑟的风从破口灌入,锐雯打了个颤。
“泰隆哥哥……快回来吧……”锐雯把头埋进被子里。

“锐雯小妞!”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
“啊?”锐雯抬起头,来人是一个小混混。曾经的锐雯教训过这个欺负泰隆的家伙,但是现目前锐雯有伤在身,她现在根本打不赢这个家伙,“你?你来干什么?!”

“老子忍你很久了!今天特来教训教训你!”那个家伙径直向在床上瑟瑟发抖的锐雯走去。
“你别过来!”锐雯向后退了一下,这个床也是捡来的木块拼凑而成,这个剧烈的动作让这张床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我凭什么听你的?”那家伙一下子压倒了瘦弱的锐雯,撕扯着她原本就十分破烂的衣物。
“你这混蛋!”锐雯想抬手扇他一巴掌,但是手一下子就被抓住了。
“别急……”那家伙YD的笑着,抚摸着锐雯颤抖着的身体。
“你不得好死……如果你敢的话!”锐雯横了他一眼,但是她的伤口在这不和时宜的时候绞痛了起来。

“别……”锐雯看到了他解裤带的动作,终于软弱了下来,“求求你……我……”
“现在你叼不起来了吧!”男人看着锐雯恐惧的目光,某物已经抵到了锐雯的下面。
难道我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锐雯的眼角沁出了泪水。
不要……
寒风吹动锐雯的白发,她现在是那样无力。
对不起……泰隆哥哥……

男人的手滑向锐雯的耳朵,他不急着插入,他想好好的侮辱一下这个曾经趾高气昂的女孩。
别……锐雯神经立马绷紧。
锐雯的耳朵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如果敢摸上去……
“口裸色!特么!”锐雯下意识的一拳挥击出去,把那个男人击飞了出去【……】。
糟了……伤口拉裂了……
锐雯痛苦的捂住伤口,冷汗直流。
“臭·婊·子!”男人捂着被踢的地方,“干·死你!”
锐雯的大脑都开始嗡鸣了,她来不及做出反驳,动嘴皮子的力量都没了。她用模糊的视线看着步步逼近的男人。

“你敢动她,死。”
锐雯惊喜的抬起头,看见了那个浑身是血的少年。

他的身上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息,虽然那些血液并不属于他。
那个家伙傻眼了,他没想到泰隆竟然这么快的就完成了任务,而且如此迅速。
【割喉】
陕西那看癫痫病好" />泰隆身形一动,出现在男人的身后,但他并没有用刀器割裂他的喉咙,而是一脚将他踢出去。
“下流的家伙。”泰隆冷眼看着男人,在那个倒霉的家伙的眼中,他就是死神,“给她道歉。”
男人生怕泰隆一刀削飞他的头颅,毕竟这个少年不同于小时候了,他的身价已经高出了那个希维尔,可见他的暗杀之道是有多么飞快的长进。
“锐锐锐……锐雯……我错了……我该死!我该死!”男人一下子跪了下来,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锐雯。
“恶心!”锐雯骂道,她用手擦去脸上的泪痕。
“哼。”泰隆死死的掐住男人的脖子,竟然单手将他抓了起来(吐槽:骚年单身多少年了……),提着他走出了帐篷。
锐雯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锐雯。”一向在外人面前冰冷的泰隆带着笑意走了进来,随即尴尬的脸红起来。
锐雯向下一看,自己还赤裸着身子,曼妙的少女身材(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肌肉)在寒风之中显得有些别样的美感。
“呀!”锐雯脸红的用被单遮住身体,现在她也没有衣服穿了,唯一的衣服被那个已经死了的家伙撕烂了。
泰隆解下已经被鲜血浸透的斗篷,他有一个习惯,杀人的时候鲜血从来不会沾到自己里面的衣服上。他把一包带血的东西搁在台上。然后脱下了里面的衬衫,走到锐雯身边,把干净的衬衫套在锐雯瑟瑟发抖的身体上,刚好可以遮住臀部。

看见泰隆面不改色的解裤子,锐雯赶紧制止。“别,你会冷的,我窝在被窝里就可以了,你……你可以一起……”
“不用了。”泰隆笑道。

泰隆赤裸的胸膛迎接着寒风,但看起来感觉不冷似地。
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ize:14px;line-height:24px;" />“那个……锐雯。”泰隆将那包被鲜血打湿的东西递给锐雯,“你看看。”
锐雯接过拆开。
“这……这是……”锐雯兴奋的说不出话,“泰隆哥哥,你还记得这是我的生日……还有这是我最喜欢的蛋糕!”
里面是一块精致的蛋糕,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很难想象泰隆能边拿着蛋糕边杀人。
“锐雯,生日快乐。”泰隆看着锐雯开心的样子,欣慰的笑道。

锐雯伸手摸了摸泰隆的黑发。
“好脏……我帮你洗一洗吧。”锐雯端来一盆冷水(条件差嘛),细心的给他洗着。
泰隆感受着头部传来温柔的触感。
锐雯的头发是白色的……要不我也去染成白色的?

“洗完了!”锐雯用床单(没毛巾嘛……)擦干净泰隆的头发。
“锐雯……我……”泰隆抿了抿唇,好像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锐雯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泰隆横抱起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锐雯,把她放到了床上。
“你……”锐雯红透了脸,但是并没有反抗。

泰隆压了上来,锐雯没有排斥,只是感觉道有些安心。他轻轻的吻住了锐雯的唇——柔软得有些甜蜜。
“唔……”锐雯感觉呼吸不过来了,但是她还是很乖巧的轻轻抱住泰隆的腰。
泰隆的手缓缓向上移动,锐雯闭着眼睛没有发现这个动作。他的手抚摸住了锐雯的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口裸色!特么!”锐雯浑身一个激灵,然后一拳将泰隆击飞了出去……
“泰隆哥哥对不起!”
泰隆(嘴角挂血):“……”
【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番外写完了,到底EZ会死得多惨呢?

“你们都别动!”
众人还是拿起手中的武器,向伊泽瑞尔的各个部位夹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瑞兹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听我的啊……”

等伊泽瑞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众人守候在他的旁边,身上的夹伤都被塔里克治愈了,现在的伊泽瑞尔还是完整的……
"我会被你们玩坏的……"伊泽瑞尔痛苦的揉着自己的金发,看得阿狸好生心疼。她轻轻抚摸着伊泽瑞尔的脸颊,怜惜的将他搂进怀中:"乖,晚上随你怎么样啊。"
"真的!"伊泽瑞尔立马兴奋的抬起头,阿狸见到周围还有一群坏笑着的家伙,脸不禁红了起来。谁知他大喊一声:"崔斯特走,晚上酒吧泡妹去!"
阿狸:"%*^%$##@^&#^*!"

"那个,伊泽瑞尔,你出来一下。"瑞兹靠在门口,轻轻咳嗽一声,伊泽瑞尔闻声便跳下床,和瑞兹走到门外。
"伊泽瑞尔,我们是不是朋友?"瑞兹笑着问,但是伊泽瑞尔总觉得那笑不怀好意。'"有什么话直说。"
"记得很多年前,先知马尔扎哈曾经预言过虚空的入侵,现在先知失踪在虚空,我希望你能去虚空一探究竟。"瑞兹估计是看着伊泽瑞尔的犹豫的目光,赶紧接话道,"我知道你是探险家,你肯定对探险很有兴趣的啊,况且这可是一个拯救世界的好机会!"
"你可是瓦罗兰的守护者啊!"伊泽瑞尔故意提高了声音,"奥术造诣比我高!"
"但是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瑞兹道。
“你不拯救世界还要我去?”伊泽瑞
尔鄙视的看着那个光头。

“孩子,我老了。”瑞兹假装咳嗽几下,眼睛里藏不住的狡猾。
“装吧,你就继续装!”

"我就知道请不动你。"瑞兹咬牙道,"这样吧,我告诉你冰霜女巫的躯体所在地,你去复活她怎么样?"
丽桑卓……
伊泽瑞尔掏出胸口前的那个挂饰,五年之间,他根本就无法和丽桑卓沟通,所以说他根本无法在偌大的艾欧尼亚找到丽桑卓的躯体。
"如果是真的,我就答应你。"伊泽瑞尔脱口而出。
"我从来不会骗我的好友。"瑞兹把地图交给伊泽瑞尔,他也没急着打开,而是接着问:"虚空在哪儿?"
"离艾欧尼亚很近,你顺路。"

"好吧。"伊泽瑞尔耸肩,今天反正也是他的主场,和大家好好玩一下再制定计划也不错。
"来和本王喝一杯!"面色通红的瑟庄妮一把抓住正在勾搭阿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崔斯特,猛地向他的嘴里灌酒。
"夫人,请坐。"
女人没有坐下来,而是轻轻的吻了吻卡萨丁的嘴唇。

"夫人在外就不要这样了。"卡萨丁微笑着摸了摸女人柔顺的长发。
"秀恩爱!"奈德丽气愤的捏爆了一个杯子。
金克丝估计是认为这样很好玩,但是捏半天也没爆,她干脆用鱼骨头击碎了被子。
"……"酒水溅了正在和杰斯玩牌的蔚的一身。
"我擦!%^$&*!"蔚的巨拳一下把桌子劈成两半,起身就追金克丝。杰斯心疼的看着他新买的咖啡杯,碎了一地,但是也无能为力。
"别吵!"黑默丁格终于看不进去手上的书了,于是气愤的把扳手砸出去,一下子打爆了灯,吓坏了凯特琳。于是她又来了一梭子压压惊。
这一梭子打到了正在照镜子的塔里克的旁边,也把他吓了一跳。
"我去,你们都够了……"伊泽瑞尔看着这混乱的场面,一阵头痛。

"伊泽瑞尔。"
伊泽瑞尔看向门口,一个高挑的金发女郎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拉克丝?"伊泽瑞尔鞠躬,这是对女士的敬意。当年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萝莉现在已经成为了德玛西亚的第一魔导师,年级轻轻便功绩显赫,她时常在正面战场上给于敌人最致命的打击(拉克丝现在还只是一名军士,没有涉及交际)。她今天褪下了一身军装,换上了整洁干净的裙子,来参加他的成人礼。
"真是好久不见。"拉克丝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向空酒杯里倒满了红酒,然后优雅的举起酒杯,"干杯。"
"干杯。"伊泽瑞尔将手上的酒杯举起,和拉克丝的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来得挺晚。"伊泽瑞尔无奈的看着那块已经面目全非的蛋糕,有些歉意。
"没事,前线不急,我只是怕又有什么绯闻。"拉克丝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抬头的瞬间,白色的项链露了出来。
还戴着啊……白色真爱。
伊泽瑞尔有些后悔,当初自己手贱把这送她了,但是不知道这是家族定情信物,结果就囧了。还好拉克丝不知道项链的意思……

"……"阿狸嘟嘴,郁闷的玩着自己的尾巴,崔斯特正想趁机掐油,哪知又被瑟庄妮一下按倒,嘴里被灌满了酒。

不知道这样的和平能维持多久……瑞兹瞟了一眼欢乐的众人,叹息道。

诺克萨斯 杜克卡奥宅邸
"泰隆将军。"底下那人不敢抬头,面前正在看报纸的男人随时可以一刀结束他的生命。
"说。"泰隆看上去很平静,还淡定的喝着咖啡,但是那人知道,泰隆在咖啡里加了很多的镇静剂。
"锐雯军士所带领的第三军团……彻底覆灭……"
"我知道,说些有用的。"泰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再次抿了一口,神色有些崩溃。
"全军覆灭……尸体腐败的不成样子,找不到军士的尸体……"那人咽了咽口水,观察着泰隆的神色,"应该辛吉德干的……"
"好,退下。" 泰隆放下报纸,闭上一天未合的双眼,靠在了椅背上,沉睡过去。
那人赶紧退下。

门被轻轻推开。
"第三军团全军覆灭?"卡特琳娜拾起地上的报纸,再看了看眼角挂有泪痕的泰隆,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把披风披在泰隆的身上,拉上窗帘,留下纸条离开。
<血色精锐特别行动任务(对于泰隆将军)>
<潜入艾欧尼亚>
<德莱厄斯>

(未完待续)

------分隔线----------------------------